抑郁症患者称被骗住院 医院:朋友签字入院不合规

2018-05-17 03:31  浏览次数:  来源:新浪新闻

原题目:抑郁症患者称受愚住院,广州白云官方:由朋友签字入院不合规

回想起去年底“非自愿”在广州白云心理医院住院的3天,李丽(假名)显得仍然气愤。

她认为,自己被信任的人欺骗,“‘被’精神病并被限制人身自由”。和她一起前往医院的“朋友”在她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了《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随后医院强行将她收治入院,并予以药物治疗。

陪同李丽前往医院的朋友之一滕某却告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是李丽提出要住院治疗,并称不克不及通知其家人,自己才和另一人薛某送她到医院,并为其解决了住院手续。《知情同意书》其时由薛某签署。

滕某表现,“签字时并没注意那么多,医院拿出许多表格文件说是例行签字,我们都没怎么看就签了”。

2018年3月,李丽向广州市白云区卫生和筹划生育局举报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涉嫌不法强制医疗等问题。

4月13日,经办此事的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一名王姓工作人员告知澎湃新闻,针对李丽举报的查询拜访根本结束,相关文字材料已汇总上报白云区卫计局期待审批。

据该王姓工作人员介绍,可以确定的是,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明知在李丽的《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的人为朋友身份还将其收治入院,行为存在瑕疵。该案另一经办人李姓工作人员称,依据《精神卫生法》,非自愿住院治疗的提请主体应为患者近亲属、单元或公安机关。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王姓工作人员告知澎湃新闻,《精神卫生法》中并没有针对“知情同意”欠妥行为的相应处分依据,目前只能责令该院整改,“已下发两份整改意见”。

纠纷远不止于此。李丽指出,院方还存在病历造假、入院诊断不规范、违规使用药物治疗等问题。

广州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的查询拜访尚未对这些说法做出事实认定,此案经办人王姓、李姓工作人员均表现,由于事发时间较远,取证困难,医院监控已被笼罩,目前在测验考试数据修复。

患者、医院、陪同人的各不相谋,时间久、取证难更让事实显得迷雾重重。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张蓓 图广州白云心理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张蓓 图

“有瑕疵”的入院法式

患者是否自愿住院治疗、院方收治入院法式是否正当是此案的焦点。

入院当天的情形,李丽和陪同人滕某叙述了两个截然分歧的版本。

2017年12月25日,是李丽和陪同人滕某提前约好的去医院的时间,同行的还有另一陪护人、滕某单元的同事薛某。一行三人开车达到医院。

李丽坚称,自己以为是去医院检查身体,并不知道要住院,并表现陪同人办住院手续时她并不知情,“是被信任的人欺骗了”。她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一份盖有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公章的《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

上述知情同意书显示,签名人薛某,关系栏写明为“朋友”。

另一陪同人滕某完全否定了李丽对要住院不知情的说法,他对澎湃新闻表现,李丽在到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治疗前,曾在其他医院检查出重度抑郁、中度焦虑,并主动提出要求住院。于是12月25日当天,自己和薛某一起陪她一起去医院,“住院手续也是我们负责办的,她还提出要住单间,最后也同意了”。

对于《知情同意书》,滕某称,这只是住院手续医院要求签字的文件、表格中的一份,“其时医院说是例行签字,我们也没怎么看,以为是走个过场,就都签了”。他表现,要是注意到文件写着非自愿肯定会察觉纰谬,“她是自愿的”。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入院记载写到,“因流产后引起眠差、心情差,自杀未遂1个月余……患者一直到男友单元状告男友,经与男友单元领导协商后,于2017年12月25日在男友同事的陪同下来院就诊,门诊拟‘抑郁状态’收入……”

当天中午,李丽住进了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心理一病区“9床”,所在病房只她一人使用。病房窗户有着钢筋防护网,向外能看到一楼院内的绿色植物,更远处有数米高的铁质围栏和电网。

“从一开始我就强烈要求出院”,李丽称,入院之初,护士就收走了她的手机,她以为是要去做检查才暂时收走,没料到之后无法拿回。陪同人滕某则表现,这是院方一开始就提出的要求,也告诉了李丽,并获得同意,“医生说怕她与外面联系,为了配合治疗要控制她不消手机”。

关于李丽的入院进程,院方也有分歧的说法,介入查询拜访此事的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王姓工作人员表现,“院方说,患者最初在门诊时都是自愿配合的,但到要入院时就不肯意了,患者又一直拒绝提供家眷联系方法,考虑到她有过绝食、自杀的行为,担忧她状态差,最后由朋友签字”。该案另一经办人李姓工作人员也称,院方主张其时“情况紧急”。

官方的介入,始于2018年3月,李丽向广州市白云区卫生和筹划生育局举报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涉嫌不法强制医疗等问题。

4月2日,广州市白云区卫生计生局综合监督科周姓科员表现,已收到前述举报,该案于3月23日转交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查询拜访。

4月13日,经办此事的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王姓工作人员告知澎湃新闻,目前查询拜访结果只能确定一个事实,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明知《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的签字人为“朋友”身份还将患者收治入院,“这一行为存在瑕疵”。

“朋友”在《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后,李丽被收治入院。 受访者 供图“朋友”在《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后,李丽被收治入院。 受访者 供图

存疑的诊断治疗进程

医院在收治患者时诊断评估进程、入院治疗中用药及计划是否科学、完善,这是李丽提出的另一质疑。

在被护士支配入病房休息前,李丽称,进入医院后,自己只量了血压、体重,“到下午差不多三点,我后来的管床医生林灿雄才涌现,我们才第一次进行谈话”。

据李丽回想,医生只简单问了她的家庭、工作情况,为了评判其语言表达能力。而从住院到出院的三天时间内,自己未被详细问诊,只接受了血、尿、大便三惯例检查,从未做过心理测评,也只见到过林灿雄医生,未见过另两位在入院记载上签字的主治医生和主任医生。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收支院记载显示,入院记载中对李丽的个人信息、现病史、既往史、体格检查、神经系统检查、精神检查等情况均有详细记载。但她否定院方对其进行了体格、精神检查,并称“院方编造,病历造假”。

其中,入院记载写到,“患者曾自行到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心理科门诊就诊,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重度抑郁状态’……”

李丽认可其抑郁状态属实,她提供了2017年12月10日的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诊断显示为“抑郁症”。

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王姓工作人员表现,院方坚持主张,诊断、问询进程均有监控,且为本人口述,但由于时间过久、监控自动笼罩,目前还在测验考试数据恢复。至于问诊及检查流程是否完整、病历是否存在造假,官方尚未作出事实认定,“时间隔得久,较困难”。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收支院记载显示,对李丽的诊断均为创伤后应激障碍。院方的出院记载写明诊疗经过,“入院后予完善相关检查,予丁螺环酮、劳拉西泮片等抗焦虑及能量合剂补液支持治疗。患者治疗不配合,抵牾、意见大,不肯意打针吃药,给其使用抗癫痫药物(实际没有),强烈要求出院。然则患者拒绝提供家眷联系方法,说不克不及让家眷知道……对工作人员极不信任……”

李丽则表现,并未有人对她说要联系其家眷。而据陪同人滕某所说,住院前,李丽明确要求不克不及让家眷知道自己的情况,“说不克不及告知家眷,她怙恃年纪大了”。

李丽也认可,自己最初确实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的情况,在其要求出院进程中,与医生林灿雄商议好,以配合治疗的条件,在12月26日(入院第二天)拿回了手机,并先联系了律师和她的姐姐,27日,二人前来将其带出院。

陪同人滕某也在26号当天接到李丽的信息,他说,李丽表达了对医院的不满,“她说怎么支配的是男医生,还说打针没打好她的手肿了,我就安抚她。”滕某称,李丽要求出院,律师和姐姐到医院后,院方与自己联系询问意见,“我说她要出院就让她出呗”。

李丽还质疑,院方对其使用地西泮注射液等药物,治疗计划不合理,理由是医院没给问诊没鉴定评估她是不是有病,不克不及用这类药物。

白云区卫生监督所表现,监督所不具有鉴定资格,建议当事人委托有资质的单元请专家进行鉴定,也可通过卫计局申请鉴定。

白云区卫生监督所提供的院方说法并未获得广州白云心理医院的正面回应。4月2日,该院办公室唐姓主任、医务科主任魏羽作为院方代表表现:“医院已展开查询拜访,对上级主管部分作了报告请示”。

据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官网信息,该院始创于2000年,是经广州市卫计委批准成立的集医疗、科研、教学、预防保健为一体的现代化精神心理专科医院,也是华南第一家专科心理医院。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7 三亿头条网 http://www.3edo.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粤ICP备15036889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52y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