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2018-07-12 07:53  浏览次数:  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苏黄米,专攻世界史,历久接触各类书稿、文案。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自从原始的制度破灭,“公天下”酿成“家天下”,“家”就酿成“天下为家”的家,仿佛家国一体,家具有体制化的意味。“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封建王朝,祭奠是头等大事之一。满族人崇敬萨满,祭奠萨满的场合叫堂子,因此就有了谒堂子、拜堂子、堂子祭等说法。

早在女真时期,各部落和各姓主持者都有自己的神堂,恭放该族谱牒,以及本氏族的神位、神谕、神器、神像等。在以狩猎为生的时期,女真人将祖先神像、神谕、神器等放入由木、石、柳、骨等材料制作的神匣内,随人迁徙,以便择时祭奠。各氏族部落首领都掌握有祭奠的神圣场合——堂子的祭奠权。虽然女真的萨满信仰普遍存在,然则各氏族部落的萨满又是相对自力的,各有各的堂子和神祗,自成体系。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这与努尔哈赤起兵之初的政治形势相呼应:女真各部为部落联盟制度,处于四分五裂的混战状态,氏族之间各自为政,战乱赓续。努尔哈赤蓄积力量,统一部落。每当他征服一个部落之后,就废失落该部的堂子,“掠祖像神牒于贝勒马前”,在各族、姓普遍信奉的神祇中找出几个有代表性的,并结合本族少数的几位神,组合成一个新的堂子祭神群。努尔哈赤推广新神,限制旧神,长此以往,几代下去,必定忘记了旧神,适应了新神,唯爱新觉罗家的堂子独尊。

1623年,努尔哈赤划定“凡每岁元旦及日朔、国有大事,则为祈为报,皆恭谒堂子行礼,大出大入必告,出征凯旋则行纛而告,典至重也。”就是说逢年过节、国度大事、打了胜仗都要来拜堂子。当然,这可能和原来的习俗一致,只是上升到明文划定,后面的才是症结,当贝勒大臣凯旋而归时,“以凯旋礼祭纛拜天”,“跪于汗之足下,抱膝,与汗行抱见礼”。臣下打了胜仗归来,也照样臣下,弗成免礼,可汗的高尚位置弗成摇动,“君主焦点”的不雅念逐步显现。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1636年,到了皇太极统治时期,对堂子祭奠的管控加倍严格: “妄率行祭奠之举,永行停止。”如此,满洲萨满祭奠中就只存在爱新觉罗氏一姓的堂子,其他人没有权力私自祭奠。宗教上爱新觉罗氏的独尊位置暗示了其政治上至高无上的权力。而在拥有可以介入堂子祭奠的人群之中,依照爵位品级的高下,祭杆的数量都有所分歧,品级化在堂子祭奠中的表示甚为突出。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有人说,清朝的统治是“阳儒阴萨”,外面上是以儒家思想为焦点,实际上是以萨满崇敬为焦点。那么,祭奠萨满的堂子祭都信奉哪些神灵呢?随着清军入关,堂子祭的内容日渐丰硕,堂子为祭天、祭神、祭佛之公所。堂子祭奠分为朝祭和夕祭,朝祭的神有三位,释迦牟尼、不雅世音和关帝圣君,这三位是客神。夕祭的神为满族本家神和蒙古神,阿珲牟锡、安春阿雅喇、纳丹岱珲、拜满章京、喀屯诺等多位。据《啸亭杂录》记录,“暮时,供七仙女、长白山神及远世祖。”可见,仙人、山神、祖先也在萨满祭奠的规模之内。

此外,还要祭奠佛多妈妈,全称为佛立佛多鄂谟锡玛玛神,意思是像柳树一样坚毅的子孙娘娘。佛多妈妈是女真人原始宗教崇敬的女神,掌管人丁兴旺,为裸体形态,在对她进行祭奠时,不显露神像。佛多妈妈的形象多以柳枝为女神象征,插在堂屋东南角的立柱上。佛多妈妈信仰的柳叶是女阴的象征,柳叶崇敬的实质就是一种生殖崇敬,对以柳枝为象征的佛多妈妈神灵的祭奠,反应了满族先民对生命本源和民族繁衍的膜拜。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1746年,乾隆帝公布《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且不说此前普通人家的堂子祭受到限制,萨满教祭礼也根本规范化,用歌舞、神鼓表示的野神祭已经消失于圣坛,只保存在某些神祇中。瓜尔佳氏的家祭就颇具代表性。好比,祭饽饽神,也就是用饽饽供奉神。萨满在代表一切神灵的黄幔帐前,供上大黄米打成的神糕,点上年息香,穿上神裙,甩来腰铃,打起神鼓,唱到:“像大地柳叶那么多的众姓里,有我们瓜尔佳哈拉望族,从女萨满色夫传下的古老神词, 阖族推我做侍神的小萨满。阖族年高德劭的长者,下至幼童晚辈,喜庆金色的丰秋,喜庆欢快的丰秋,跪接鸟忻贝勒(男性农神),进门享用甜酒新歌。”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用猪肉祭神的情景也十分具有画面感。族人把挑选好的经过阉割的纯黑毛公猪放在神案前,老萨满将净水灌进猪耳朵,猪耳朵摆动,才意味着神祖领了族人的贡品。猪耳朵一动,族人欢心道贺,这仪式称为“领牲”。之后,杀猪、煮肉,又将煮八分熟的猪肉各部位摆成一个整猪,俗称“摆键子”。摆完之后,萨满伐鼓唱:“依照祖宗的礼俗,堂前杀牲饮血,精做阿木孙神肉,谨献众神享用,请宇宙大神阿布卡色夫临降神堂吧!请尊贵的战神辍哈占爷临降神堂吧!请部落守护神芒阿色夫临降神堂吧! 请威武的猎神代敏古宁临降神堂吧! 祈请阖族连年富庶,牛肥马壮,人寿年丰,百年元灾,六十年元病……萨满唱出丁族人的心愿。”

不管是在爱新觉罗一族照样其他姓氏之中,都要“祭杆子”,《清史稿》记录:“清初起自辽沈,有设杆祭天礼。又于静室总祀社稷诸神祗,名曰堂子。”《满洲源流考》也有“我朝自发祥肇始,即恭设堂子,立杆以祀天”的记录。杆子又称索伦(满语)杆,是从山上看下来的挺拔的树干,对于杆子的说法众说纷纷。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在清代文献中,满洲神杆的起源,与神杆所祭之主神总共有五种说法:祭长矛,神竿式如长矛,又有刻木为马,联贯而悬于祭所者,应是陈其宗器,以示武功;祭参捶,满洲初以采参为业,杆,采参之器也;祭社寝,堂子在东长安门外翰林院之东,即古之国社也。所以祀土谷,而诸神附焉。中植神杆,以为社主。诸王亦皆有陪祀之位;祭天穹,主屋院中左方,立一神杆,杆长丈许。杆上有锡斗,形如浅碗。祭之次日献牲,祭于杆前,谓之祭天;祭鬼神,凡大、小人家,庭前立木一根,以此为神。逢喜庆、疾病,则还愿。择大猪,不与人争价,宰割列于其下。请善涌者名“叉马”向之念诵。家主跪拜毕,用零星肠肉,悬于木竿头。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其实,祭杆子可能源于“神鹊救祖”的故事,传说满族的始祖逃亡之时有一只神鹊停在他的头上,追兵以为鹊不会落在人的头上,这也许是个枯木桩。满族的始祖因此得以逃脱。后来,又有“乌鸦救罕王”的故事,这与“神鹊救祖”或为同一个母体故事。汗王逃跑的危难之际发明路边有一棵空心树,情急智生,便钻到树洞里。恰好飞来许多乌鸦,落在树上,追兵看见如此场景,持续往前追踪,汗王脱险。于是,努尔哈赤为了答谢乌鸦的救命之恩,立下一个规则:禁绝本族人射猎乌鸦,还待设神杆,放些肉食供它们啄吃。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如今,在沈阳故宫清宁宫前面的庭院中,可以看见一根长约3米的木杆,就是索伦杆。北京的皇家祭奠堂子的位置在今东长安街与王府井大街、台基厂大街十字路口的西南角。主要建筑为祭神殿、拜天圜殿、上神殿。也许在中间位置设立祭神杆石座。皇帝致祭神杆高两丈、直径五寸,由一棵松树砍削而成,杆顶挂黄色神幡。

随同着清的崛起,堂子被推上了宗教祭奠的巅峰,入关以后,1644年,顺治迁都北京,建了堂子,之后康熙帝在统治前夕又重新巩固满洲祭奠的位置,历代清朝统治者对此也十分重视。随着王朝兴替,堂子祭也走下了神坛。依照《抢救记忆中的历史》里张镈所说,后来堂子做了北京饭铺的冷冻机房,“这个处所,原来是堂子,堂子是什么器械呢?原来满清入关的时候,真正祭祖,是在这个处所,不是在太庙,太庙是明朝的太庙,清朝进关之后,每次出征,胜利归来,都在堂子这处所祭祖。堂子是真正的清朝的太庙,不是很大的处所,很早就被北京饭铺拿去了,作为冷冻机房。那会儿也没有当文物看待,那会儿文物掩护也不严格。”

左手儒法右手萨满:清代皇帝的家祭是何模样?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7 三亿头条网 http://www.3edo.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粤ICP备15036889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52yle.com